FEEDBACK

Chinese Silk Art 中国丝绸艺术

Price: $198.66 $139.60 (Save $59.06)
Quantity:
Add to Wishlist

Author: Zhao Feng; Qu Zhiren;
Language: Chinese
Format: Hardcover
Page: 561
Publication Date: 11/2012
ISBN: 9787119079158
Details
《中国丝绸艺术》随文配图约650幅,以互证互补的形式展示、阐释海内外珍藏的著名传世品和上世纪以来重要的考古收获。织物图片选自中国大陆和香港、台湾地区,以及美、英、法、加拿大、俄罗斯、日本、奥地利等国文博机构及个人收藏,不少是此前从未发表过的。为方便读者查证、检索,书内附有完备的列表、地图、注释和名词索引。
Table of Contents
中国历代纪年表 
中国历代部分帝王年表 
中国政区图 
前言 
总论 
第一章 解读古代中国丝绸的瑰丽 
第二章 蚕桑丝织的起源与初兴——远古至战国时代的丝绸生产 
第三章 丝绸文化古典体系形成——秦汉魏晋时期丝绸艺术 
第四章 在对峙中持续发展——南北朝时期丝绸艺术 
第五章 融合创新承前启后——隋唐五代时期丝绸艺术 
第六章 南北异风——宋辽金西夏丝绸艺术 
第七章 多元兼容——元代丝绸艺术 
第八章 向高精化发展——明代丝绸艺术 
第九章 古典技艺体系臻于顶峰——清代丝绸艺术 
注释 
主要参考书目 
丝绸织染名词简释 
作者介绍 
致谢 
Sample Pages Preview

Sample pages of Chinese Silk Art 中国丝绸艺术 (ISBN:9787119079158) 

Sample pages of Chinese Silk Art 中国丝绸艺术 (ISBN:9787119079158) 

依据尚有争议的考古资料得知,6世纪有可能是引入新织造技术的重要时期,尽管没有文献证据能解释为什么发生了如此的变化。但我们知道,高昌的织工已经掌握了纬线显花技术,而且在6世纪,波斯使节把用金线编织纹样的诱人织品带到了中国宫廷。中国宫廷的高官和贵族被金色斑斓的波斯织品晃了眼,他们从来没有在汉人纺织作坊里见过。那时中国仅有的饰金织品是印有金银纹样的纱,这在西汉就为人所知(参见图3—17)。而且在外国纺织品上的纹样包括羊、狮子、鹿及其他猛兽,引发了唐代京城开明权贵的时尚狂潮,他们为外国高质量织品开辟了前所未有的市场。 
中国现有最早的织金织品在青海省都兰出土,可能产于唐朝的七或八世纪(参见图5—25)。这是一条彩锦腰带,长70厘米、宽3.2厘米,饰有六角形龟背纹样,用片金以平纹织入并在反面切断,故织物背面无金。确实有很多考古发现记录了这个时期彩色经显花转换到纬显花织法的技术变化。由于织造技术的突然扩展,致使《玉篇》不再把“经”释为“织”——如此简略的解释不再符合中国奢侈丝织品的现实。 
二 外来装饰图案的影响 
在南北朝时期,众多的异族王朝统治中国北方和西部地区,中国和中亚地区非官方的纺织品以及生产技术交流频繁。因此采用新图案和设计,以及引入新织法就常常归功于新疆和粟特的工匠,他们的传记可以在北朝、隋唐史书中找到。源于波斯尤其是萨珊王朝(公元224~652年)的织物时尚的织法和图案设计,肯定早在公元455年就为中国人所知,史载最早来到中国的萨珊使节是在北魏时期。关于波斯锦的记述多次在中国文献里出现。梁朝(公元502~556年)文献指出波斯男性和女性都喜欢在婚礼上穿“金线锦袍”。另外,波斯锦一词还出现在阚氏高昌(公元460~488年或491年)的哈拉和卓90号墓出土的手稿上,时间约在公元482年。波斯锦还记录在一份随葬清单《高昌章和十三年孝姿随葬衣物疏》上,这份清单在阿斯塔那170号墓出土,时间约在公元543年。波斯织品用“张”计量而不是中国惯用的“匹”。此外,波斯锦还在《梁书》有关滑国的记述中出现。在520年,梁武帝(公元502~549年在位)时,这些织品作为贡品被带到中国。
You May Also Like

Chinese Silk Art 中国丝绸艺术
$13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