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BACK

Idnian lotus design on imperial kiln porcelain of the Yuan,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Price: $28.11 $19.75 (Save $8.36)
Add to Wishlist

Author: Wang Yiping;
Language: Chinese
Format: 23.4 x 16.4 x 1.4 cm
Page: 245
Publication Date: 07/2017
ISBN: 7520108309, 9787520108300
Details
本书以元明清官窑为母体,对其上装饰的番莲花纹饰进行研究。借助工艺学、图案学、植物学和相关历史文献资料,研究结果发现,装饰在元明清官窑上的番莲花纹饰,是一种集工匠之想象、皇室制度规范所创作的图案装饰。番莲花纹饰的内容不但丰富且面貌多样,包含了实用和审美的双重属性。番莲花纹饰不但蕴含了古代社会、经济、文化等丰富意涵,同时也是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载体。

Editor's Recommendation

王怡苹著的《元明清官窑番莲花纹饰之研究》以元明清官窑装饰的纹饰图案为番莲花者作为研究主题。在方法上,通过相关文献资料、史料和专著、期刊论文、植物学上的考证以及实地探访博物馆和考古所,如两岸故宫、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国家博物馆、景德镇御窑厂、历史博物馆(台湾)、鸿禧博物馆(台湾)和香港、澳门、东南亚等地博物馆等,做相关文物资料的收集,以厘清元明清官窑上具有同类型番莲花形式特征装饰的官窑器物之定名到底为何。在相关母体样本汇整后,制作图表并绘制番莲花的线绘示意图,以图案学为解构工具,由元代开始做一连续系列,器物上番莲花纹饰的组件探讨而非其器物上的整体图案的分析。希望能找出番莲花在不同时代的工艺技法呈现的特征、彼此之间的关联性发展的历史轨迹,成为具有效用性的元明清官窑制作特征研究提供参考资料。

About Author

王怡苹,女 ,1970年出生于台湾桃园,祖籍江西鄱阳。 2003年逢甲大学商学院保险系辅修中文系学士,2006年逢甲大学历史与文物管理研究所硕士,2012年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博士。目前任职于华侨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华侨华人研究院,为助理教授。

Table of Contents
第一章 绪论/1
第一节 研究动机与方法/1
第二节 文献回顾与研究目标/3
第二章 “番莲花”、“西番莲”之间关联与释义/16
第一节 番莲花与西番莲名词释义/16
第二节 植物学上的西番莲/39
第三节 番莲花纹饰的文化意涵/49
第三章 元代陶瓷番莲花纹饰分析/57
第一节 元代陶瓷上的番莲花纹饰/59
第二节 元代番莲花之花型结构/80
第三节 元代番莲花型的形式/84
第四节 元代番莲花之叶型结构与形式分析/88
第四章 明代官窑番莲花纹饰分析/92
第一节 明官窑番莲花纹饰/94
第二节 明官窑番莲花之花型结构/135
第三节 明官窑番莲花型的形式/142
第四节 明官窑番莲花之叶型结构与形式分析/152
第五章 清代官窑番莲花纹饰分析/163
第一节 清官窑的番莲花纹饰/164
第二节 清官窑番莲花之花型结构/200
第三节 清官窑番莲花型的形式/205
第四节 清官窑番莲花之叶型结构与形式分析/212
第六章 结论/219
参考文献/231
后 记/244


彩图表目录
彩图表2-1-1 战国到金代以番莲花纹饰为装饰之相关文物/29
彩图表2-2-1 植物上常见的西番莲/39
彩图表2-3-114 世纪至近代以番莲花装饰之外域文物/52
彩图表3-1-1 元代陶瓷番莲花取样器物与线绘示意图/62
彩图表4-1-1 明代官窑番莲花取样器物与线绘示意图/96
彩图表4-1-1a 明代相关窑口之陶瓷/136
彩图表5-1-1 清官窑番莲花取样器物与线绘示意图/166

表目录
表3-1-2 元代陶瓷器型统计表/79
表3-2-1 元代番莲花花形(代号F)/81
表3-3-1 元代刻印划番莲花线绘示意图/85
表3-3-2 元代出三尖番莲花线绘示意图/85
表3-3-3 元代写意式番莲花线绘示意图/87
表3-3-4 元代类工笔图案式番莲花线绘示意图/87
表3-4-1 元代番莲花刻印划叶形/89
表3-4-2 元代番莲花写意式叶形/89
表3-4-3 元代番莲花类工笔式叶形/91
表4-2-1 明代番莲花花形(代号F)/137
表4-3-1 明洪武番莲花线绘示意图/143
表4-3-2 明永乐、宣德有花柱番莲花线绘示意图/145
表4-3-3 明永乐、宣德非莲花形番莲花线绘示意图/145
表4-3-4 明永乐、宣德类莲花形番莲花线绘示意图/146
表4-3-5 明中期成化心出三尖番莲花线绘示意图/148
表4-3-6 明中期单瓣番莲花线绘示意图/148
表4-3-7 明中期非莲花形番莲花线绘示意图/149
表4-3-8 明中期特异花式番莲花线绘示意图/150
表4-3-9 明晚期心出三尖番莲花线绘示意图/151
表4-3-10 明晚期仰式有花心番莲花线绘示意图/152
表4-3-11 明晚期轮式花瓣有花心番莲花线绘示意图/152
表4-4-1 明代洪武番莲花叶形/153
表4-4-2 明代永乐番莲花叶形/154
表4-4-3 明代宣德番莲花叶形/156
表4-4-4 明代正统、天顺番莲花叶形/157
表4-4-5 明代成化、弘治番莲花叶形/158
表4-4-6 明代正德番莲花叶形/159
表4-4-7 明代嘉靖番莲花叶形/160
表4-4-8 明代隆庆、万历番莲花叶形/162
表5-2-1 清代番莲花花型(代号F)/200
表5-3-1 清官窑番莲花花瓣十以下自然舒展者线绘示意图/208
表5-3-2 清代花瓣十以下具对称结构番莲花线绘示意图/208
表5-3-3 清代花瓣十以下柱头出花番莲花线绘示意图/209
表5-3-4 清代花瓣十以下柱头出三尖或钩状番莲花线绘示意图/210
表5-3-5 清代花单瓣十以上具对称结构番莲花线绘示意图/210
表5-3-6 清代花瓣十以上大间小番莲花线绘示意图/211
表5-3-7 清代花瓣十以上有心柱番莲花线绘示意图/211
表5-4-1 清代康熙、雍正番莲花叶形/213
表5-4-2 清代乾隆番莲花叶形/214
表5-4-3 清代嘉庆番莲花叶形/215
表5-4-4 清代道光番莲花叶形/216
表5-4-5 清代咸丰番莲花叶形/217
表5-4-6 清代同治、光绪、宣统番莲花叶形/218
表6-1-1 番莲花-图案花线绘示意图/220
表6-1-2 番莲花-写意式线绘示意图/224
表6-1-3 番莲花-出三尖形式线绘示意图/226
表6-1-4 元明清官窑番莲花纹饰选项表/229

图目录
图1-2.1 宝相华线绘图/5
图1-2.2 珐琅器上番莲花图案演变形式/8
图2-1.1 西番莲结生的果实/27
图2-1.2 果实最硕大的一种/27
图2-1.3 果实的筛选/27
图2-1.4 制作成果汁/27
图2-1.5 妙法莲华经卷第一变相/36
图2-2.1 Longitudinal section through the flower of Passiflora murucuja,subgenus Decaloba/47
图2-2.2 象征耶稣受难的西番莲示意图(一)/48
图2-2.3 象征耶稣受难的西番莲示意图(二)/48
图2-3.1 明永乐青花番莲天球瓶/52
图2-3.2 乾隆窑霁青描金番莲瓶/52
图3-1.1 元耀州窑青釉缠枝莲纹炉/61
图3-1.2 元磁州窑白地黑花盘/61
图3-2.1 圆Ⅰ型/83
图3-2.2 圆Ⅱ型/83
图3-2.3 圆Ⅲ型/84
图3-2.4 圆Ⅳ型/84​
Sample Pages Preview
Preface

序 言

王怡苹是台湾逢甲大学刘良佑教授的高足,这本《元明清官窑番莲花纹饰之研究》,是她在良佑先生的指导下于2006年完成的硕士论文基础上,又经近十年的精研琢磨而最终定稿的学术专著。
“番莲花”与“西番莲”,从名称到实物所指并非属同一时期之植物图案。“番莲花”作为纹饰图案在中国战国以来的织品、陶瓷和金银器上均可以见到,并以“唐草纹”等称谓著称于世。只是到了中国陶瓷史上承前启后的元代,番莲花纹饰才成熟地应用到了青花瓷上,并成为那个时代的代表性纹饰。“西番莲”则是在元明之际随着西番莲实物传入中国,在明清时期的纹饰图案上迭加了新兴的工艺技法,才成就了创新后的番莲花纹饰图案。
应该说,这是一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第一次以单一番莲花纹饰图案作系统性分析研究的学术论著。作者将自己的研究限定在番莲花纹饰图案最为成熟稳定的元明清三代,利用考古出土物和传世精品为实物资料,运用考古类型学的方法,结合工艺学、图案学、植物学的手段,以及对相关文献资料的分析,对不同时期的番莲花图案进行了细致缜密的梳理,使我们看到,番莲花作为一种富有寓意的特定纹饰,不但蕴含了中国古代社会、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的丰富内涵,同时其起源和流变的过程,也真实地反映了中西文化交流的脉动和源远流长。
我是在2006年受刘良佑先生之邀到台湾逢甲大学做客座教授,讲授《北方民族考古通论》时认识怡苹的。当时正值研三的她正在良佑先生的指导下完成关于“番莲花”的硕士论文,故而也时常来听我的课,并找我讨论毕业论文中的一些观点和看法,我也时常在良佑先生家闲聊和“蹭饭”。有一次当她把七八万字的论文初稿交给我,请我“提提意见”时,我不禁为如此篇幅和高质量的论文感到惊愕。嗣后,她用车载我去台北和席慕蓉教授谈话过程中,也曾把论文的一些主要观点向席慕蓉教授请教,其后她又把论文寄给了席慕蓉老师,她的许多精彩的论述得到了著名作家席慕蓉的高度赞扬。
怡苹因为家庭的原因,攻读硕士学位时间比较晚,但过重的经济和家庭生活负担,并没有磨褪她对知识和学术的追求,她是在一边自己办学生补习班赚钱养家,一边努力完成硕士论文的。良佑先生既是师长,又如父亲般地关心和引导着她,并鼓励她到大陆去读书。终于在2009年,她变卖了补习班的房子和车子,义无反顾地来到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并以超出常人的毅力,于2012年顺利毕业,拿到了学位,并到厦门的华侨大学任教职,得遂所愿。
我与刘良佑先生相识于上世纪90年代初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一次关于“秘色瓷”的考古研讨会上。那时的刘先生希望能对北方草原地带的考古学文化遗存进行考察,于是就有了他率领的“台湾考察团”几乎每年一次的大规模来大陆长途考察。在元上都古城,锡林河畔;在鄂尔多斯高原,成吉思汗陵寝之地;在乌兰察布草原,金元时期墓地……,到处留下了他不知疲倦的足迹。长久的深入接触和一次次的把酒言欢,我和良佑先生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也使我就此拥有了一位令人尊敬的兄长。良佑先生身材魁梧,性格爽朗,脑后的“马尾辫”和略带严肃的面容,使他颇有几分“老大”的威严,每年的大陆考察,身边都有众多“粉丝”和仰慕者随行,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大刘老师”。良佑先生博学多才,治学严谨,他先后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文化大学和逢甲大学从事研究和任教,在陶瓷烧制和研究、影像制作、香道探索、艺术品设计等方面都有独到的创建,更兼在陶瓷研究领域著作等身,造诣深厚。他编撰的五卷本《中国历代陶瓷鉴赏》,涵盖了从史前到清代的世界各地博物馆和私人收藏的陶瓷精品,且图文并茂,至今仍是陶瓷研究学界的重要参考书目。良佑先生言而有信,为人笃诚,那时的逢甲大学历史与文物研究所每年都会从大陆邀请考古学者赴台任客座教授,既传授考古文博知识,也促进了两岸的交流,相关事宜都是良佑先生亲自策划和安排,从无延误。刘良佑和罗曼丽夫妇自己没有孩子,他们对来求教的业余爱好者总是给予热情的鼓励和帮助,对于自己门下的弟子,更是极力提携,视为己出。于是,在他们的身边就有了一群不分年龄、不分社会阶层,钦慕夫妇二人的师友和学生们,有了像王怡苹这样勉力治学的后辈学者。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才学过人,德艺双馨的学者,却于2007年秋季在青海考察时不幸长眠在了青藏高原!当时我正带领学生在河北邯郸进行田野考古实习,闻此噩耗,不禁扼腕痛惜!
眼下,这本《元明清官窑番莲花纹饰之研究》就要付梓了,这也许可以算是怡苹对亦师亦父的刘良佑先生最好的回报。为此,我也写下如上文字为本书作序,同时也以此表达我对刘良佑先生的缅怀之情!

魏 坚
2017年5月21日于韩国大田

(魏坚: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考古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考古文博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北方民族考古研究所所长)


前 言

不同民族的食、衣、工具、器物、住宅、家具等,多呈现出不同的民族性格、思想与特征。其生存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中,人们累积了世代的经验和科学上的进步,往往根据他们所掌握的习惯与工艺技巧,在选取材料后、创作与加工时,多能兼具实用和美观。在商周时期出土的器物如陶器、玉器、青铜器,就可以看到错综复杂的纹样装饰。这些纹饰因其特征成为一个民族的典型范例或一个地区的普遍流行,由此展现出民族文化的传承和结晶。番莲花纹饰,正是反映了人为的意念创作后其所流行的时代和地区的分布之间的文化交流,并呈现了不同时代的生活面貌、社会结构和审美趣味。
拙著是根据在时代演进上具有一定型制、规范和纹饰样本制作的元明清官窑为母体并直接以“官窑纹饰”这一现代研究上约定俗成的说法为书名,希望呈现简洁直述的研究成果,也敦请各位先进指教。就官窑上装饰有番莲花纹饰者为研究对象,探讨“番莲花”图案的来源。笔者研究发现,起初为先民在适应自然环境中,发挥了“概念型版”的意念创作,番莲花成为具有象征意念的吉祥图案。接着创作者又融入了各时代的审美观和外来因素的影响,番莲花由民间纹饰一跃成为皇室专用的纹饰,尔后又转变为民、官皆可使用的纹饰。之后,到了明清之际,由于大航海时代的来临,实物西番莲出现在中国,纹饰上也开始有了依照实物为主的纹饰表现,但是主流依然是自古以来人为创作的“番莲花”为民族精神象征的纹饰。除了纹饰的演变外,再进一步考证古籍文献上番莲花、西番莲两者,其名词出现的时间先后,出处为何,其文字释义,藉以更进一步厘清文物上“番莲花”与“西番莲”纹饰名称的异同,以及出现的时间和彼此之间的关联性。对此人为意念创作的植物形态纹饰,在时代延续中所积累的文化传承与艺术形式发展轨迹,笔者借鉴基本的植物生长性状描述之。然其非大自然界所真实存在的物种,是先民于生活中创作的吉祥寓意图案,所以文中采用了图案解构方法分析探讨之,希望能使读者不产生其为实际植物的混淆之感。
笔者的研究分析由元代开始,作器物上番莲花纹饰的线绘示意图的组件探讨而非器物上的整体图案分析,并结合相关文献资料深入分析。研究过程是以古代文物上的番莲花图案之线绘示意图,作为分析比对的载体,探究番莲花纹饰图案,在元代和明、清官窑上所呈现出的时代特征之连续性和个别的时代特色。研究结果发现,装饰在元明清官窑上的番莲花纹饰的图案,它是一种集工匠之想象、皇室制度规范所创作的图案装饰,也是带动了当时的流行风尚并影响大众喜好,主导了欣赏事物美的观点和趣味的主流。并且从元代开始,这样的纹饰样貌就已经出现一定的造型规范,进而成为明清皇室御用的一种特殊图案。番莲花纹饰的内容不但丰富且面貌多样,包含了“实用”和“审美”的双重属性。明、清两代在承继了历代装饰技法的同时,又在创作上赋予了不同于传统的时代风貌,因此突显出元明清各个朝代不同的思想和艺术特色。
笔者通过工艺学、图案学、植物学和相关文献资料逐步分析的结果显示,番莲花纹饰不但蕴含了古代社会、经济、文化等丰富意涵,同时,番莲花也是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历程上的一个重要物证和载体。

You May Also Like

Idnian lotus design on imperial kiln porcelain of the Yuan,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19.75